首页 八字婚姻 正文

婚姻死穴在哪里 之三 男人的算计

扫码手机浏览

熱門測算

女人结婚,很多是出于误会,那男人呢?

有个亲戚,每次来我们家都滔滔不绝,从勃拉姆斯讲到国民性,从留学生涯讲到过世的爹,时至午夜也没有要走的意思。“你怎么不回家和老婆聊这些呢?”我打着哈欠问。“我们聊不到一起的”,他说。我瞪圆了眼睛问:“那你们为什么要结婚?”“为了生孩子啊,过日子”,他眼睛瞪得比我还圆:“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?”

在结婚这个问题上,男人往往比女人实际得多。内心深处,他们未必不迷恋“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”,但选择结婚对象往往能理智至上,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,锁定那些帮得上忙、顾得了家、生得了娃、HOLD得住妈(他妈)的靠谱女性去领结婚证。

而男人的有趣之处在于,他们实际起来非常实际,但不实际起来仿佛又非常不实际。

比如,他们希望妻子是小时工、三陪、保姆、护工、代孕、月嫂、合伙人的多位一体,并且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的抱怨老婆饭做得不好吃、性格不温柔、身材不性感、孩子带得不完美、对爹妈不恭顺、能力又太有限帮不上什么忙,但却从没计算过,如果不结婚,自己能不能赚到足够的钱,以便在几十年中持续雇人完成这些任务,分担生活重担。

再比如,男人们似乎从未想过,在传统的繁殖型婚姻里,自己是比较赚的那一个:只要三分钟,就能喜当爹;后续的孕育痛苦、带娃儿的琐碎、身体的伤害、因为养育子女而在职场竞争中处于劣势以至于影响收入……这些损失基本都由女人承担;而最后的婚姻红利——子女成年之后对父母的赡养,则是由两人均分的。也就是说,在生育环节,虽然男人的付出比女人少,但双方得到的却一样多。那么,有没有男人想过为此对女人进行一些补偿呢?无论是经济上、肉体上,还是精神上?也许有,但不会很多。人天生对他人的痛苦缺乏想象力,也因此缺乏同情心。更何况很多男人根本不承认自己在繁殖式婚姻中占了便宜,他们会说:“难道不跟我结婚,你就不生孩子了?”所以,既然我没占你便宜,又凭什么补偿?

除了实用之外,男人对婚姻还有一个重要期许,那就是——“省”。

在追求异性的过程中,男人忍辱负重,捏着鼻子陪女人看爱情片,容忍女人的各种作,咬牙给女人送礼物,每个月女人生理期都跟人工智能似的关照喝热水,都是为了能有个结果,就好比前面陪客户一次次喝酒喝到吐就是为了签单。对他们来说,领证就是万里长征走完最后一步,举办婚礼就是马拉松比赛终于撞线,前面的过程虽然辛苦,但之后就可以“一日三省”:省钱,省事,省心;毕竟,如果不结婚,为了解决性欲、生殖、勤杂、养老、合作投资房产等诸多问题而满大街去寻摸不同类型的异性,成本实在太高。

男人向来看不起言情小说,将其鄙视为一种女性特有的弱智意淫,但却无师自通的认同言情小说中的一句话:“对一个女人最大的尊敬,就是娶她”。这句话,在擅长做梦的女人看来,意味着婚后男人会把自己供在神龛里,恭敬供奉;然而男人的理解则是——在自己表达过最大敬意之后,接下来女人就应该可以自动充电运作了:做家务、生孩子、伺候爹妈、陪打炮、帮忙还房贷……犹如一部智能永动机;而他们自己,只要交了工资捐了精,就算是承担了婚内的全部责任——虽然工资可能只有几千人民币,捐精的时长有限,精子质量也堪称平庸——在那之后,就可以出去和朋友出去喝酒搓麻吹牛逼,刷网页看朋友圈评论家国大事,或者躺在沙发上打游戏,三更半夜看个足球比赛都神圣得跟穆斯林朝圣似的——当这些消遣被质疑的时候,他们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冲着不知趣的妻子大发脾气,斥责她干扰了他的自由,骂到最后,往往还要引用一句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升华主题,把锅扣在女人的“不知足”上,从而彻底洗白自己的怠惰。至于妻子的偏好与焦虑、委屈与压力、欲望与要求——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?为什么那么不懂事啊?我每天回家睡觉,一没吸毒二没出轨;你有男人有房住有饭吃有衣服穿生个孩子还有现成的爹,还有什么可不满的啊?作什么妖啊?矫情什么啊?你是不是太空虚啊?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